是哭是笑…他失业后女友跑了,得新冠差点死掉,逼疯自己后挣下4100万

2020年3月中旬,鲁迪-戈贝尔成了第一个中招的NBA球员,联盟随即停摆。尽管戈贝尔把话筒吹了一圈,展现出了很强的干扰面积,但实际上被他感染的也就俩人:一个是他的队友米切尔,另一个?活塞的中锋克里斯蒂安-伍德。

万幸中的不幸就是,伍德真的是活塞唯一被选中的孩子,全队其他人都安然无恙。那时候他正处于一个非常微妙的位置:他还有俩月就打完常规赛,等着所有球队给合同——在活塞卖了德拉蒙德之后,伍德打了12场,场均21.9分9.4篮板,让一些把薪水当废纸的云FBA球迷认定值2000万年薪。但反过来说,在一个进不了季后赛的球队,随便找个人给无限开火权,数据也都不会太差。这句话的简略表达方式是这样——要是伍德的新冠真的很严重,那朋友再见吧再见吧,上哪不是淘宝啊,偏要选个CBA都不要的。

但对NBA来说多一个少一个无关紧要,但对伍德来说,上帝不应该夺走他的救命稻草。他还记得当时自己有多害怕,“感觉我像是得了流感,但是比流感严重100倍,”他说,“有那么一瞬间,我觉得自己就要死了。”

他想到了自己的过去和未来,就在几天前还光明璀璨,他在底层花了五年时间,终于等到了一个机会。他甚至还能数的出来那几场打得好的比赛:对雷霆,27分12篮板;对魔术,26分;打76人的恩比德,“第一支裁掉我的球队,”他拿了32分。

伍德很清楚是谁传染给他的,爵士中锋戈贝尔,那场和他直接接触对话了5分多钟,他是第一危险感染源,“肯定是他,就我在他头顶干了30分那小子,”伍德愤愤不平,躺在床上发推特,“上帝啊,你可一定不能让我完啊!”

6月份的时候,伍德痊愈了,终于有一天他痊愈了的消息可以出现在各大NBA网站的版面前列,说明他是真的被重视了。活塞并没有成为那个继续留用他的球队,但他总算把自己签了一个好价钱:火箭和活塞签换,让他拿到了一份3年4100万美元的合同。而他前面5年,加一起也就比410万多点。

更重要的是,火箭就没有中锋,不算拿着无保障底薪的考辛斯,这支球队第二高的是把发型再削尖一点的哈登。所以伍德肯定有首发的位置,这让他飘了起来:“我们还是可以继续打全攻五小阵容的,我也能投三分。哈登持球的时候,我可以和他挡拆,我们可以打出最漂亮的进攻。”

伍德的另一段采访,甚至把自己放在了火箭第二号的球员位置,不知道维斯布鲁克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。在错愕中,我们甚至忘记了他曾经连福建第三号的球员都不是,直到他主动把这段拿出来。

“没有人想要我,我都被中国的球队裁掉了。他们说我还不行,我憋着一口气,这段一直激励着我。”

伍德并没说到点子上:在现有的篮球阶层里,是NBA,然后发展联盟,运气好的才有机会来CBA挣钱。他是为数不多的连CBA都没混上场的球员,那未来想挣钱,基本上是难了。

是的,对他这种颠沛流离的小人物来说,激情、热爱、勇气之类的都没用,只有金钱最实诚,毕竟关于他的人生段落,基本上都是被命运推着,在一张试卷里,一路从正确答案中杀出一条血路。

他在UNLV读大学,大二赛季打完就迫不及待要参选。那年他的场均数据是15.7分10篮板2.7盖帽,但命中率才49.7%。在球探的评估报告中,全都是他太过瘦弱,只有97公斤,缺乏有效得分手段之类的负面评价,好的一面都是肉眼可见的:穿鞋身高2米11,臂展超过2米2,所以运气好可以拿个次轮中段,捞一份1+1保障的底薪合同。

但是在联合试训和单独训练中,他好几次迟到,上了球探口口相传的黑名单,吓跑了许多球队。因为不守时,丢三落四,关于他的记忆点还增添了其他的故事:在多伦多打客场的时候忘了带护照;后来混发展联盟的时候还买了辆宾利,这些异于常人的举动,都让NBA球队对他敬而远之,越远越好。

“我是想说,我的错误可能没严重到得不到机会吧?”他说,“我感觉自己总是被辜负,好在底特律给了我机会,我抓住了。”

但他错过的机会又何止一个两个。事后他承认,应该再等一年再选秀,他忘记了选秀预估是有涨跌的。在2015年选秀之前,几乎所有预测都认为他可以成为首轮末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的顺位突然暴跌:录像片段里的他在球场上晃荡,不会投篮,打球的时候昏昏欲睡。他的技术教练阿布纳萨是这么跟他说的,“球探来了,你起码得装一下,兄弟。”教练一脸无奈,“我们对你的要求不应该比你对自己的更高。”

选秀当晚,伍德在拉斯维加斯的凯撒宫酒店包了一块场地,邀请十几位亲朋好友看选秀大会。教练还记得,“第一轮的时候他还挺兴奋的,”但伍德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第一轮没叫到他,第二轮也没有,与会的记者最终收获的不是香槟,而是一张著名照片,《选秀大会,不讲伍德》。

那还不是最难过的,“那天晚上我还失去了女朋友,”他说,“选秀大会当晚,我把她送到了机场,然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。”

他随着火箭出战了夏季联赛,然后得到了76人的底薪合同。不巧的是,当时76人的俩中锋是诺埃尔和奥卡福,伤病名单上还躺着一个恩比德。所以前俩在费城76人打球,伍德在特拉华87人打球,大家都有光明的未来和漂亮的数据。很不巧的是,76人那年聘请了杰里-科朗格洛来整肃纪律,偏偏那天伍德陪着奥卡福出去喝酒,探花郎把人给打了,这等丑闻简直令人难过,76人需要对外给一个交代,所以他们把没动手的伍德给裁了。

伍德第二支去的球队是黄蜂,这是下一个赛季的事情了,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登场的时候,上来就被人在头顶得分了。他看向替补席,迈克尔-乔丹坐在那儿,对着他后,“把你的瘦屁股扔进力量房去,别让那个混蛋再得分了,你比他有天赋,干他!”

他还记得黄蜂的工作人员叫他去乔丹的办公室,两个人花了几分钟时间看伍德在发展联盟的集锦。“他开始告诉我,我需要在哪些方面努力,”伍德回忆说,“这意味着很多,你想啊,那可是迈克尔-乔丹啊,他坐在这儿看你的发展联盟比赛?!”

乔丹指点他,并不代表乔丹就要留着他。他又换了支球队打夏季联赛,这回是独行侠。他实在不能理解,为什么全场球迷要冲着场均8分的丁彦雨航和0.7分的印度人辛格喊MVP,正如他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的水平在CBA都留不下来。是这么比的吗兄弟?你第一天出来打球啊?

他只能回到美国,继续去特拉华87人队场均23+10,76人的总经理布兰德看不下去了,但76人就是不缺内线,于是布兰德到处给人打电话推荐伍德,还是没人理他。

下一个夏天,情况不一样了,阿布纳萨教练发现,伍德不止每天来训练,而且每次都准时。他的训练项目也不再拖拖拉拉了——前几年,阿布纳萨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在他面前摆一个人,一遍遍用语言刺激他,这回真不用了。

2018年,伍德在雄鹿打了5场夏季联赛,场均20.8分10.8篮板2.8盖帽,入选夏联一阵,拿到了雄鹿提供的合同。但他的比赛还是奔波于NBA和发展联盟,即便他在发展联盟场均接近30分。但对他来说终于找到了新的目标:在这里,他可以近距离观察字母哥,他说这让他受益良多。

“如果你不在训练房里,他就会骂一声,然后开始他的训练,”伍德说,“除了家庭、比赛、力量、训练,他的生活里没有其他的,他很纯粹,只是想变强,他真的影响到了我。”

“我们会打很多一对一,会在单挑里互喷垃圾话,”伍德回忆说,“有一次我从发展联盟回来,好像是刚得了40分。扬尼斯走过来说,‘哟,我看了你的比赛,你准备好了吗?’我回他说,我比你强,不服单挑啊?”

所以到底谁会赢呢?

“说真的,一般都是势均力敌,”伍德笑着说,“不过你要是问他,他肯定不会这么说,不管怎么说,我们打得都不错。”

但是伍德从来就没进过雄鹿的轮换阵容,而且因为布莱索受伤了,所以雄鹿签了后卫弗雷泽,把伍德裁掉了。幸好那年他去了鹈鹕,浓眉正在混日子,剩下好多时间和出手权,伍德打了8场,场均16.9分7.9篮板。虽然没留下来,但起码这次不用去打夏季联赛了,活塞认领了他的底薪合同。

活塞最后一个签下的是38岁的乔-约翰逊,伍德的第一反应是,“靠,又来……”但这回他赢了PK,成了球队的轮换一员。当格里芬受伤之后,活塞主动寻求变化,交易走了德拉蒙德。伍德还记得德拉蒙德被交易之后,给他发了一条短信,是一张传递火炬的照片。

再往后,他场均拿下22.8分9.9篮板,打马刺拿下28分,带领活塞大胜对手,赛后波波维奇把他拉到一边,“他只是告诉我我有多好,太强了,我保证波波维奇根本就不知道我是谁,”伍德说,“我当时想,疯了啊!波波维奇特意来表扬我了!”

活塞并没有留下他,却用3年6000万签下了杰拉米-格兰特——一个经常被拿来和伍德对比的瘦长型大前锋,或者可以说,活塞并不觉得伍德值得继续培养。

但他得偿所愿了:大合同,首发,和明星球员搭档配合的机会,这些都是在这五年来梦寐以求的,只是他还有更大的目标,“全明星,最佳阵容,我觉得我能成为联盟顶级球星之一。”

很多人担心他太过自满,但自信总归是好事,不然这五年他也不会一直摸爬着走到现在,“有些我那届被选中的已经不在联盟里了,”他说,“我去过中国,被裁过,他们告诉我还不够好,但我现在已经在这了,不就说明我很棒了吗?”

作者:文若

(责任编辑:马必乐_NS4800)

PC4f5X

文章作者信息...

留下你的评论

*评论支持代码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码</pre>

相关推荐